HongTai DiaoCha

新闻头条

    追求完美的我不能忍受一份不完美的感情

    天津侦探 追求完美的我不能忍受一份不完美的感情,他有硕士文凭,在武汉一所高校当教师,可是,他却突然选择辞职离开武汉,回到家乡那座小城市,因为他再也不想跟深爱他的妻子分开,走过一段感情的弯路后,他才明白爱情,明白生活。书文(化名)有手机,但最初联系我时却是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,我不解地问他,他老实地回答,公用电话长时间通话便宜些。我明白了,他是那种生活得谨小慎微的人。

    见面之后,我的感觉得到了印证,书文看上去是那么书生气,他的气质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,完全看不出来是个40岁的大学教师,更看不出他硕士毕业后曾经去南方闯荡过一番。一开口,他的眼角瞬时便洇湿了。他说刚刚辞了职,马上就要离开武汉回到妻子身边了,不知道妻子是否能原谅他,重新接纳他。我自小就爱好文学,充满理想主义色彩,做任何事都苛求完美。1985年大学毕业后我主动回到中学母校工作,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中学时一直暗恋一个女生,幻想可以重新开始,得偿夙愿。但那个女孩早已结婚了。这让我很失落,但我从未后悔自己的选择。

    遇到妻子赛菊(化名),更让我确信了当初选择回家乡是正确的。

    1990年的一天,在回家乡的客车上我无意间注意到身后坐着一个很漂亮的姑娘,看装束是刚旅游回来。谈话间才知道我们是老乡,都在市区工作,相隔不远。因为有漂亮的赛菊陪着聊天,回家的路也似乎变短了。半年之后我们便开始谈婚论嫁。一天晚上,赛菊约我来到长江干堤上,在徐徐江风中,她轻言慢语地告诉我一个惊天动地的故事。原来,赛菊曾有过一段恋爱经历,带着少女对爱情的甜美幻想她甚至选择了私奔。

    江水风平浪静,可我的心却波涛汹涌。追求完美的我不能忍受一份不完美的感情,我要的是完完全全地拥有赛菊。我毫不犹豫地提出了分手,然后转身便走。赛菊默默地站在那里,良久没有声音。我回头一看,赛菊竟一步步地在往江心走,江水瞬间已将淹没她的胸口,我立刻冲上去拉住了她,赛菊扑在我怀里不住地哭泣。我被感动了:一个女孩为我真心付出,甚至不惜生命,我为什么还不能接受她呢?

    不久我们就结婚了,婚后的生活也很幸福。但我心底仍有一丝阴影始终挥之不去,赛菊的过去是我心中的一个芥蒂。1991年,漂亮可爱的女儿降生了,快乐之余家务无形中也多了很多,我仍然沉浸于文学创作,无视生活的这一变化,疲惫不堪的赛菊有时会埋怨我几句,而每每此时我总要提到她的过去,这伤透了她的心。

    日子在吵吵闹闹中不紧不慢地过着,我提出离婚,赛菊接受不了,于是我决定考研,希望通过这种途径达到分手的目的。几年的复习备考时间繁忙而疲惫,赛菊明知我考研的目的是离婚,仍不遗余力地支持我,但我从未因此动摇离开她的决心,丝毫不曾被她感动过。

    2001年,我终于如愿以偿,考回了武汉。研究生复试的那天,我遇到了馥芬(化名)。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,参加面试的一共有9人,我一眼就注意到了其中一个女孩,比我略高,大大的眼睛如一汪泉水,鹅蛋形的脸庞,光滑的额头,白皙的皮肤。最先吸引我注意的倒不是她的漂亮,而是她那一身紫色:紫色的衣、紫色的鞋、淡紫色的头发,一个真正的紫色精灵啊。由于看得入神,以致导师点名时我都未听到,导师生气了,就打发我先去体检。等我回来时那个紫色精灵已经走了,只知道她叫馥芬,来自上海,在一家外企上班。

    开学后我一直盼了两个月才见到馥芬,她是因公司业务交接来晚了。巧的是我们居然住在一栋宿舍楼,她住七楼我住二楼。虽然我和馥芬彼此印象还不错,但我们也仅限于同学关系,直到有一天,发生了一件事,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。

    那天外教给我们上口语课,外籍老师安排我们演练西方婚礼。全班100多人抽签决定各自扮演的角色,从新郎到嘉宾不等。巧的是,馥芬抽签抽到了新娘,而我却是新郎。可能是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吧,馥芬紧张得竟把花冠都掉在了地上。

    那节特殊的外语课很快结束了,但我和馥芬的关系因此越来越好。我不擅长电脑,而馥芬不擅长写论文,就这样我们互相帮忙,最后干脆论文都是两人署名。日常上课、吃饭我们总在一起,越来越默契,以至于一起去医院看病时,医生还以为我们是夫妻。

    2003年,我和馥芬终于突破了最后一道界限。那天我们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,我和馥芬都不善饮酒,被灌得晕头转向。酒宴结束后,我们彼此搀扶着打的到了宿舍楼下,我只得抱着她的细腰送她到了寝室。我帮馥芬脱了外衣、鞋子,正准备离开时,她把我拉住,那夜我留下了……

    馥芬是一个很时尚的人,活泼,有激情,我们在一起总是充满浪漫气氛,她的歌唱得很好,甚至专门录了一盘磁带送给我。望着身边的可人儿,我开始陶醉,开始迷恋,忘记了现实的一切。2004年元旦过后,赛菊来学校看我,我们一起下楼时刚好遇到正上楼的馥芬。打招呼的时候,馥芬的脸瞬间变得通红。晚上,馥芬刻意把我们共同署名的论文送到我寝室来,而且半夜里以谈论文为由打电话让我第二天早上去她那里。这下子赛菊再也不听我任何的解释了,我承认了一切。

    参考网址:http://www.ccsbs.cn/news/972.html